5月19日,世界十强纸企APP金光纸业发布了一则广西金桂浆纸业有限公司涉及重大诉讼的进展公告,标志着一场几易攻守,一直斗到最高法的贴身缠斗划上了句号。这场世界知名外企与中国国企的龙虎斗的最终结果是,金光败了。

现在,包装展小编就来还原一下这起涉案金额逾4亿元的旷世斗法。

先来说说这场官司中对垒双方的背后靠山与力量对比,初始原告是广西金桂纸业一期项目的项目承建方福建省二建建设集团有限公司。福建二建是一家创建于一九五二年的一级建筑承包商,也是一家身世显赫的国企。而初始被告则是印尼最大的财团金光集团旗下APP金光纸业的子公司广西金桂浆纸。金光集团是著名爱国华侨黄奕聪先生于1938年创立,全球拥有员工超过38万名,在中国大陆投资逾2000亿人民币的纸业巨头。

由于两家企业头顶着让人晕眩的光环,金桂浆纸与福建二建的这场官司,堪称一场龙虎头。对中国的法院来讲,这起官司的判决也影响着中国投资环境的走向,对外资来华投资有着指向标的意义,因此,这是一起倍受关注的事件。

包装展小编带大家一起来回顾一下这起官司青萍之末的缘起和盖棺定论的结果。

2007年5月21日,金桂公司将其投资建设的金桂浆纸一期厂区的浆线工程、纸线工程以及生活区工程发包给福建二建公司承建,双方签订了《金桂浆纸一期厂区新建工程合同》。合同签订后,福建二建按合同约定进场施工。浆线工程在2007年6月1日开工,2010年7月1日完工。前期生活区工程在2010年8月陆续开工,至2011年9月交付给金桂公司。纸线工程中有约定合同工期单位工程部分在2011年3月至2011年10月期间陆续开工,2012年12月28日纸线工程竣工。卷筒仓库在2012年4月6日开工,2012年9月25日竣工。碳酸钙研磨车间第五条干磨线于2013年4月18日开工,2013年11月25日竣工。I#、J#员工值班楼在2012年8月5日开工,至2014年4月1日竣工验收。

不过,随后双方就工程款的偿付事项产生了巨大分歧。在双方协调无果后,福建二建当地法院起诉金桂浆纸,要求判决金桂公司向福建二建支付工程款本金388939742.75元;支付工程款(竣工结算款)利息127241407.56元;支付逾期付款(工程进度款)违约金47911362.09元;支付逾期付款(竣工结算款)违约金46261580.42元;赔偿建安劳保费24097977.53元及利息;补偿承兑汇票贴息1075048.5元;支付合同外工程尾款35640元;支付代付的混凝土款项265184元;支付保险费387528.12元;支付施工机械台班停滞费27529068.93元等。

面对福建二建咄咄逼人的法律诉求,纵横亚洲80余年的金光集团显然不愿束手就擒,于是这场官司一直从钦州法院打到广西高院,直到最后入禀最高法。

2019年5月6日,该案件经中华人民共和国最高人民法院受理后公布判决结果。最高法维持广西壮族自治区高级人民法院(2016)桂民初16号民事判决第二项、第三项、第六项、第八项;同时撤销广西壮族自治区高级人民法院(2016)桂民初16号民事判决第一项、第四项、第五项、第七项。金光方面多少挽回了一些颜面,也显示出最高法面对头牌外资企业涉诉事件的审慎态度。

最终判决结果,广西金桂浆纸业有限公司向福建省二建支付工程款34,292.82万元及利息;支付违约金4,369.67万元;赔偿施工机械台班停滞损失费621.11万元;支付建安劳保费2,360.47万元及利息;福建二建在34,292.82万元工程款及建安劳保费2,360.47万元范围内就拍卖或者折价变卖本案工程所得价款享有优先受偿权;该判决为终审判决。

目前金桂浆纸已向福建二建支付24,104.23万元,双方就判决其他事项的履行尚在协商中。最后,金光护体的金桂浆纸与金光闪闪的福建二建长达五年的官司,以福建二建的胜利而告终!

发表回复

您的电子邮箱地址不会被公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