时至2022年初,“最严禁塑令”落地一周年,资本对于禁塑令的关注慢慢归于平静,市场也渐渐没了声音。

1月底,《每日经济新闻》记者回访吸管市场,采访了各类吸管生产工厂,以及喜茶、奈雪的茶、悸动烧仙草、星巴克等大型连锁饮品企业,一探吸管市场当下现状。

“特别不好。”楼仲平毫不掩饰对最严禁塑令落地情况的失望,作为全国最大吸管生产商义乌市双童日用品有限公司的创始人,也是全国生物基材料及降解制品标准化技术委员会的成员,楼仲平曾参与起草多项可降解材料制品相关的国家标准。

2021年,双童生产销售的吸管三分之二是PLA(可降解塑料)吸管,三分之一是塑料吸管,但PLA吸管基本以出口为主,国内销量占比不足5%,国内的需求主要仍集中在塑料吸管。

在禁塑令宣布之初,楼仲平曾乐观预计市场上70%都将是可降解吸管,但现状显然没有达到他之前的预期。楼仲平直言,最大的问题在于市场缺乏监管。

浙江安倩生产的纸吸管。图片来源:每经记者 舒冬妮 摄(资料图)

有饮品企业“抛弃”纸吸管

2020年8月,最严禁塑令发布,塑料吸管替换潮来势汹汹,纸吸管与PLA吸管成为塑料吸管的主要替代品。在饮品巨头星巴克的带动下,纸吸管更是先一步成为市场宠儿。许多饮品企业纷纷上架纸吸管。

奈雪的茶方面向《每日经济新闻》记者表示,从2020年9月开始,奈雪全国门店陆续上架纸吸管,逐步减少塑料吸管的供应;自2021年1月1日起,门店全部更换为纸吸管。

在全国有超过3000家门店的新国风茶饮连锁品牌悸动烧仙草在2021年1月1日禁塑令正式落地之后,便不再使用塑料吸管,最初的替代品主要为纸吸管。

“一开始是纸吸管技术较成熟,质量也较稳定,而PLA吸管耐高温的程度有限,所以优先选择了纸吸管。”公司相关负责人告诉记者。

80℃和60℃下PLA吸管的耐高温实验。图片来源:每经记者 舒冬妮 摄(资料图)

不过,纸吸管到了消费者的口中后,随之而来的却是铺天盖地的吐槽。据《每日经济新闻》记者此前统计,在微博热搜栏搜索纸吸管,推荐的相关历史热搜话题多达十余个,其中“讨厌纸吸管的原因”“纸吸管的正确用法”“被纸吸管剥夺的快乐”三个话题总阅读数累计超过3亿。

前述悸动烧仙草相关负责人介绍,2021年4月,门店同步上架了PLA吸管,一方面是由于消费者对纸吸管的使用反馈不好,“有胶水味,长时间浸泡会变软”;另一方面,也有PLA吸管耐高温的功能不断改善,使用体验提升、产能稳定、价格也比刚开始有所下调等综合原因。

“目前在使用的纸吸管和PLA吸管占比是3:7,纸吸管预计使用到今年2月底左右,消耗完所有库存后,(之后)只使用PLA吸管。”该负责人说。

但她也提到,PLA在使用过程中还是存在一些问题,“冬天,有些地方做的产品温度会超过70度,如果又正好是芋泥类小料比较多和粘稠的情况下,PLA吸管还是会有点变形,导致堵管,但是比例很小,大概在万分之一都不到”。

经历“从塑料吸管到纸吸管,再到PLA吸管”这个过程的,还有奈雪的茶。公司相关负责人告诉记者,2021年2月门店增加提供PLA吸管,截至2021年8月,奈雪的茶全国门店PLA吸管使用占比达九成以上。

喜茶则先后提供过纸吸管和PLA吸管作为替换品,但同样存在“纸吸管不够硬挺,斜切面戳不破封口,时间长了会被泡软,纸条会散开,口感生涩……”等诸多弊端,喜茶也对纸吸管和PLA吸管不断进行改良,目前其还提供了加入其他可降解材质的PLA改良吸管,增加韧性和回弹性,在内部增加PLA淋膜的新纸吸管等。

喜茶店内吸管等的自取区,吸管备有纸吸管及PLA(可降解塑料)吸管。图片来源:每日经济新闻(资料图)

纸吸管生产商的落寞

2020年8月,记者首次探访部分吸管生产厂商时,有老板直呼“纸吸管‘春天’已到来”。

成立于2003年的山东日照东方缘日用制品有限公司(以下简称东方缘),以塑料吸管起家,2017年拓展业务到纸吸管领域,并成为星巴克的重要供应商之一,得益于给知名企业供货带来的明星效应,2020年下半年,东方缘纸吸管订单量骤增,创始人王培峰告诉记者,2020年公司纸吸管的生产占比达到了7成左右。

2021年3月,浙江省消保委抽查曝光纸吸管可能存在高锰酸钾超标,这意味着纸吸管不仅存在使用体验差的问题,还会对人体造成伤害。这无疑会对行业形成重大打击,纸吸管市场急转直下。

“当时面临着大量客户的退货或终止合作,工厂也停止了生产(一段时间),损失巨大,尽管后来第三方检测机构证实纸吸管没有问题,(公司)和消保委也达成和解,但仍没有改善这件事对纸吸管行业的打击。”王培峰说道。

不久后,星巴克对外称,将在门店上架一种新的可降解吸管,有替代纸吸管之意。“由PLA和咖啡渣制成的可生物降解吸管,4个月内降解90%以上,冷饮专用。”国内最早倡导使用纸吸管的星巴克,也开始尝试其他替代方案。

星巴克表示,自2021年4月22日起,星巴克上海超过850家门店将率先引入供冷饮使用的咖啡渣吸管“渣渣管”,并计划于2021年内逐步推广至星巴克中国内地所有门店。

据星巴克介绍,可降解的渣渣管由萃取后的咖啡粉进行资源再利用,结合PLA加工而成。1月24日,星巴克方面回应《每日经济新闻》记者询问时表示,目前渣渣管已基本推广至全国。

但这对押注纸吸管的厂商来说,显然谈不上是好消息。

一时间,东方缘失去了最大的纸吸管客户。而打击也不仅仅是对东方缘,所有纸吸管工厂都面临着客户流失的风险,浙江安倩纸制品有限公司(以下简称浙江安倩)也是其中之一。

浙江安倩创始人周小玲在2020年8月也曾接受过记者采访,当时禁塑令的消息刚传开,纸吸管从业者都满怀信心,期待着“春天”的到来,周小玲也希望纸吸管供不应求,厂里30台生产机器能全开,但她没有想到,梦想会这么快破灭。

周小玲的纸吸管生产工厂。图片来源:每经记者 舒冬妮 摄(资料图)

失去客户、没有订单,2021年中,周小玲一度关闭工厂,回到老家,有一段时间,她甚至想过做回假发生意的老本行。

近日,记者再次回访周小玲的纸吸管工厂,她的状态明显比之前好。

周小玲告诉记者,纸吸管的生意从去年八九月份逐步恢复,出口和内销各占一半。她调侃自己当时的心态,“就是怀疑自己可能要完蛋了,犹豫要不要继续做(纸吸管)”,而现在“扛过来了”,“还要继续坚持”。

出口生意帮了纸吸管生产厂商的大忙。王培峰介绍,从东方缘的情况来看,2021年下半年,国内纸吸管的需求量骤减,在国际疫情形势有所缓解后,纸吸管主要以出口为主。相较之下,国内塑料吸管的需求大幅增加,PLA吸管需求也略有增长。

据王培峰了解,如今纸吸管的生产设备,几乎按废铁处理在出售。他预估,全国上千家纸吸管工厂,现在存活量不足四分之一。相比于禁塑令落地之初,纸吸管的风靡已然成为历史,对纸吸管的吐槽再也没有变成过全民现象。

混合型新吸管搅局

纸吸管大撤退,PLA吸管就真的迎来了“春天”吗?浙江俊发日用品有限公司(以下简称俊发吸管)创始人孔俊伟不这么认为。

2020年下半年,做了6年塑料吸管的俊发吸管准备转型,将一半的机器换成了PLA吸管的生产设备,又以4万元/吨的价格购买了一批PLA原料,整个投入成本近500万元,全面投入PLA吸管。

俊发吸管的塑料吸管生产车间。图片来源:受访者供图

工厂“脱胎换骨”,孔俊伟却没有等来市场。

2021年初,孔俊伟也收到很多PLA吸管的订单,客户火急火燎,工厂一度爆单,他形容当时“感觉好像就要成功了,禁塑真的要开始了”。

好景不长,爆单只持续到了2021年4月,这时一种新型吸管出现了。2021年5月,孔俊伟发现,有客户谈订单的时候将价格压得很低,“那是我第一次碰到,不敢相信有这么便宜的PLA吸管,客户压价到了难以接受的地步,说是别的工厂报得更低,已经到了亏本的程度。”孔俊伟预感不妙。

随后孔俊伟要求客户寄来样品,虽然外包装刻有“PLA可降解吸管”,但经过孔俊伟检测,他断定这种低价的新型PLA吸管中添加了不可降解的塑料成分。

王培峰也告诉记者,高锰酸钾事件对纸吸管行业形成了重大打击,但更大的冲击在去年六七月份出现,吸管市场出现了一种新的吸管——PLA+PP/PE(不可降解塑料)混合吸管,功能接近塑料吸管,但价格不到PLA吸管和纸吸管的一半。

“混合吸管就是伪环保,还不如纯塑料的,可以回收利用,用来生产其他塑料制品,要么纯PLA的也可以直接降解,但现在伪环保的既不能回收利用,也不能直接降解,浪费资源又污染环境。”王培峰直言。

悸动烧仙草相关负责人也表示,确实留意到市场上出现了纯度不高的吸管,她认为,为避免采购到此类吸管,一方面要检查厂家使用的原料,资质报告是否齐全,然后再经过自主测试或者送专业检测机构检验。

根据全国标准信息公共服务平台,《生物降解饮用吸管》国标已于2021年11月26日发布,将于2022年6月1日正式实施。其中对生物降解饮用吸管的原料规定为,已被批准的食品接触用生物降解塑料树脂或天然高分子材料,包括但不限于聚乳酸(PLA)、聚丁二酸丁二酯(PBS)、聚对苯二甲酸-己二酸丁二酯(PBAT)、聚羟基烷酸酯(PHA)。不可降解的塑料如聚乙烯(PE)、聚丙烯(PP)不在其列。

据孔俊伟观察,大部分混合吸管主要是原来做塑料吸管的小工厂生产,以不可降解的塑料(PP或PE)为主要原材料,加入少部分PLA原材料后混合生产,最后成品也以PLA吸管式样包装,满足客户对“可降解”的需求,同时又保持与塑料吸管相当的低价,在缺少监管和监管不成熟的吸管市场,混合吸管极大地满足了市场的需求,抢走了孔俊伟的许多客户。

谁将“剩者为王”?

目前,大型连锁饮品企业使用的吸管产品中,以PLA吸管居多,这能否代表整个吸管行业的真实情况?

楼仲平表示否定,“(大型连锁饮品企业的PLA吸管使用量)不超过10%。”他指出,其他小型饮品企业大多使用塑料吸管。另外,更大的使用场景是在餐厅,“奶茶等饮品的消费群体主要还是年轻人,但餐厅每个人都会去,你看餐厅提供的吸管绝大部分都还是塑料吸管……”楼仲平说道。

据楼仲平介绍,2021年双童生产销售的吸管三分之二是PLA吸管,三分之一是塑料吸管,但PLA吸管基本以出口为主,国内销量不到5%,国内的需求主要集中在塑料吸管。“特别是各区代理,主要供给餐厅和农贸市场,PLA吸管的需求几乎为零,全部都是塑料吸管。”

他提到一个细节,2021年在塑料吸管市场需求大幅回升的时候,双童又重新回收了几台塑料设备。

全国最大吸管生产商双童吸管。图片来源:每经记者 舒冬妮 摄

1月24日,《每日经济新闻》记者在义乌国际商贸城走访,有商家告诉记者,由于PLA吸管的价格更高,纸吸管使用体验不佳,更多的客户主要选择的还是塑料吸管。

义乌国际商贸城老板称客户要得最多的依旧是塑料吸管。图片来源:每经记者 舒冬妮 摄

孔俊伟告诉记者,由于PLA吸管的投入成本太高,只有大工厂会转型做PLA吸管,绝大部分的小工厂仍以塑料吸管为主。但另一方面,少了大厂的竞争,这些小工厂的生意反而比以前更好。孔俊伟介绍,俊发吸管目前90%的生产量为塑料吸管。

从2021年下半年开始,孔俊伟也陆续收到客户塑料吸管的订单需求,“一个两个三四个,客户不断发来信息,通知厂家不要PLA吸管了,换成塑料吸管,我们也只能跟着市场走,现在PLA的机器就用来生产塑料吸管,虽然是大材小用,但也没有办法。

禁塑令落地之初,楼仲平也预想市场上可能70%将是可降解吸管,没想到如今的现实远不及当初的预料,楼仲平对此感到“非常失望”。

“没有监管,禁塑令就很难坚持下去,也许2022年底就不存在PLA吸管了,大型连锁饮品企业也会为了降低成本回归塑料吸管。”孔俊伟悲观地说道。

不过,也有企业仍旧看好纸吸管。

2021年12月,仙鹤股份发布了公开发行可转换公司债券上市公告书。募集项目显示,公司将投入1.25亿元募集资金,用于建设年产100亿根纸吸管项目,该项目总投资额为1.67亿元。

仙鹤股份可转债募投项目。图片来源:仙鹤股份公告截图

今年2月,在接待机构投资者调研时,仙鹤股份介绍,纸吸管为公司全资子公司浙江柯瑞新材料有限公司的主营业务,公司已通过招拍挂程序取得近90亩工业用地,用于柯瑞新材料以纸代塑终端产品的生产和推广,目前正在购置设备,预计今年六七月将完成项目一期产能建设,产能会涵盖纸吸管、硅油类材料、纸杯和纸碗等品类。

2月18日,《每日经济新闻》记者致电仙鹤股份董秘办,工作人员表示,禁塑令相关政策出台之后,纸吸管作为塑料吸管的替代产品,市场需求旺盛,公司研发销售以来供不应求,拟投入1.25亿元扩大纸吸管产能,一方面是持续看好未来的纸吸管市场,另一方面是为了尽快抢占市场份额,未来才能领跑市场。

该工作人员称,星巴克、麦当劳等大型餐饮企业都是公司客户,目前纸吸管方面市场份额达到近40%。“禁塑令都有详细的时间表,随着监管推进,市场还有很大的空间。”上述工作人员表示。

除PLA吸管、纸吸管、塑料吸管之外,还有企业投资于竹吸管。

2021年12月13日,龙竹科技曾在公告中提到,公司会根据纸吸管、PLA吸管成本并结合自身生产效率、客户订单等情况不断降低竹吸管成本。目前,公司的竹吸管已经完成知识产权架构的建设,形成了知识产权保护体系,即将进入市场测试阶段。【海名会展】青岛印包展

发表回复

您的电子邮箱地址不会被公开。